“大家的事,大家一起办”(人民眼·城乡接合部社会治理)

“大家的事,大家一起办”(人民眼·城乡接合部社会治理)
上海市新杨和苑小区旁,南北厅河整治一新。 资料图片 即便是在上海生活了多年的人,也未必知道,在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中心城区,还有桃浦这样的地方。 “城乡接合部”“老工业基地”,一度是这个位于普陀区西北角的小镇身上最深的印记。34个居委会、7个村委会,城与乡在这里交错;4条铁路、3条高速公路,把全镇分隔得“七零八落”;60个居民小区中,动迁安置小区多达40个;18.53万实有人口中,动迁人口超过10.4万。 地处其间的新杨工业园区,成立于1995年,由原新杨村与桃浦镇的经济发展公司联合组建而成。为加强管理,园区设立党委,既管园务,又管社区事务。 城乡混合、产城交杂、外来人口密集,新杨工业园区的社会治理难度,可想而知。 瞧,一堵承重墙,竟成一道难迈的坎儿。 棘手:居民砸了承重墙 “有户人家把房子的承重墙拆了!”刚听到这个消息,新杨工业园区党委书记王熖有点不敢相信。 入户查看,王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——厚实的承重墙被拆除,一家人正要大兴土木搞装修。 “承重墙怎么能拆?” 看王熖一脸严肃,人家反而觉得小题大做,“自己家的房子,我爱怎么敲怎么敲!” 那是2012年,新杨工业园区大部分居民刚从自家农宅搬进新杨和苑小区。虽说上了公寓楼、进了单元房,可不少居民“还是感觉老宅子里过日子亲切”,那会儿自家住宅拆堵墙、修个屋很平常。 “拆了承重墙,房子塌了怎么办?” 王熖急得冒火,人家理直气壮,“我家是14楼,顶楼呀,楼上没人怕啥?” 当时,新杨和苑小区里拆承重墙的不止一家,也不只是顶楼。但这只是王熖面临的众多棘手问题中的一个。 桃浦镇彼时还是上海知名的物流集散中心,有31个大型停车场和数不清的仓库。集装箱卡车没日没夜地进进出出,居民习惯了在车轮声中入睡。 新杨工业园区党委副书记王雅回忆,“就拿这路来说,晴天土、雨天泥,根本没法走,一次有救护车要进来,愣是被大卡车堵得死死的!” 园区里,违章建筑随意搭建,生活垃圾成堆,私拉乱接电线密集,非法群租屡见不鲜。园区干部去出租屋走访,起过不少争执,有时甚至被推出来;收废塑料的仓库,打开门气味难闻;新杨和苑旁的新槎浦河里,河道污染严重…… 面对转型之痛与居民期待,王熖压力很大。 克难:三支队伍上阵来 思来想去,王熖决定还是先从“家里”的事办起。 “大家的事,大家一起办。”召集社区老党员开会,王熖直言不讳:除违规改造房屋的,花坛种菜、楼道堆物、私搭乱建的也不在少数,要想整治清爽,需要每个人的支持与付出。 “第一步,三讲,讲政策、讲制度、讲规范;第二步,二找,找亲人、找朋友;第三步,让行政执法部门来。”园区党委提出治理办法,社区100多名老党员连同楼组长分头走进居民家中。 党员队伍打头阵,政策规范进人心。“100多名党员跟居民大多沾亲带故,说出来的话比我们管用。”王雅说。有户私搭乱建的人家一听来劝说拆违便要闭门谢客,老党员眼一瞪:“连你叔也不让进门?” 不少人家听了劝,把楼道里的杂物悄悄收走,或把花坛里种的菜锄掉。但最难劝的事,还是那堵承重墙。 “拆了墙,万一房子塌了是不是你家先塌?”“我们忙前忙后,还不是为大家的安全着想?”党员干部,亲朋好友,轮番上门做工作,一个多月过去,好几家松了口,但也有不为所动的,怎么劝都不行。 王熖登门,先讲情后说法,“我们不愿意让城管来执法,是怕伤了大家感情,大家的安全问题,哪能讨价还价!” 对方服了软,道出苦衷:拆墙一笔钱,砌墙又一笔钱,舍不得啊! 解难题,更要解心结。园区党委协调施工队,以成本价重新砌墙,开工时又联络不少居民前来帮忙。王熖心里明白,“强制执法简单,但一个矛盾没解决通透、没让人心服口服,就可能变成一次信访事件。” 老党员助推社会治理工作的成效,让园区党委眼前一亮。不久,由老党员们组成的“安居志愿者”队伍、由200多名居民组成的“护河护绿志愿者”队伍顺势成立,再加上原有的楼组长队伍,党建引领下的3支队伍成了“美丽新杨”建设的重要力量。 园区干部也以身作则,只要进社区,每个人都要穿上印有自己名字的小马甲,让居民能叫得出名字。在王雅看来,“社区治理不能只提要求,不讲服务。” 居民想在小区办红白事,社区借着办公楼维修的契机,布置出一个“大食堂”;居民爱锻炼,小区里装起5套健身器材,还铺出一条1公里长的健身步道;舞蹈团、合唱团、书法团等相继成立,原先常待在家里的中老年人,如今都爱出门了。 协力:“全科医生”补短板 “家里”的事得到解决,“家外”的事也得跟上。 违法搭建、占地摆摊……这些园区存在的治理难题,难就难在职能部门各自为政。 “流动式摊点,卖冻鸭、冻牛排的,我们只能处罚占道经营,至于食品安全过不过关,无从得知。”桃浦镇城市管理行政执法中队副中队长张俊说。 “九龙治水”治不好,那就整合力量、理顺权责。桃浦镇将全镇划为3个管理片区,以片长负责制推行“4+1+X”行政执法模式:“4”指城管、房管、绿化市容、市场监督4个职能部门,“1”指公安,“X”指其他相关部门。 不久前一个中午,张俊接到一个电话:小区一栋居民楼下停了辆大卡车,有人正把一箱箱包装好的货物搬上楼去。 “居住性的房屋改作仓储用,法律是明文禁止的。”张俊说,这样做不光容易引发邻里纠纷和矛盾,也存在安全隐患,一旦有火灾,后果不堪设想。 不承想,张俊到场时,租户却说,他和房东签合同时就明确了是做仓储用。 接到信息,房管和城管也同时赶到。拿出租赁合同比对,责任的确在房东。在现场,房管、城管、物业、居委会一碰头,要处罚的话既有法律依据也有执法力量。 一见动真格,房东立马整改,退租金、押金,当天下午就解决了。 “像这样的问题,如果放在以前,我们到了现场也很难处理。”张俊说,涉及房屋、绿化、交通等问题,只能请相关职能部门来。 “遇到难题,相关部门第一时间协商共判,效率提高了许多。”张俊兼任东部片区片长,笑言自己正从“专科医生”变身“全科医生”。 同时,桃浦镇坚持“居村吹哨、部门报到”,建立片长、村(居)委会主任、河长、路长、警长和城管队长的“六长”工作机制,横向到边、纵向到底。 管理机制活,带来园区新面貌:违章建筑拆除了,南北厅河上违规钓鱼场被处理,新槎浦河的“三无”居家船被彻底整治…… 精细化治理,让新杨社区华丽转身。2016年以来,桃浦全镇累计拆违1300余处,面积达192.5万平方米,创下拆违总量最多、单体面积最大、“无违村居创建”数量最多等多个普陀区纪录。推广垃圾分类,53%的住户是外来租户的新杨和苑小区,湿垃圾分出率达到98%,名列全区前茅。(人民日报记者 巨云鹏) 《人民日报》(2019年11月15日 17版) 责编:张婧妍、李晓航